白玫瑰与红玫瑰——让他走吧,反正娶了谁他都会后悔的

作者:娱乐动态

我并不喜欢男主迈克尔,他很贪婪。我也并不喜欢女主朱利安,她对男主的感情更多是“不甘心”,不肯放弃自己心爱的玩具——我不想要,但我也不想给别人。但我喜欢两个配角——迈克尔的未婚妻Jimmy与朱利安的Gay蜜George,因为他们真实又可爱。

不喜欢迈克尔是因为,他记得他们28岁如果两人还单身就结婚的约定,但他却选在这个时间告诉朱利安来参加他的婚礼;
他在朱利安穿着内衣的时候,闯入门,朱利安慌忙遮掩,他却说我都看过了。你不穿衣服的时候,更好看一类的暧昧话语。导致朱利安信心满满地给乔治打电话说,她能把迈克尔抢回来;
他在婚前还花了几天时间回顾与朱利安的浪漫纠缠的过往,然后又旁敲侧击地与朱利安讨论“爱要及时说出口”;
他知道当女主“未婚夫”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的感受是“嫉妒”;
他怎么能大言不惭地邀请所谓最好的“女性朋友”来参加他的婚礼,当他年轻、漂亮、有钱未婚妻的伴娘?!

他一直把女主当作白玫瑰(女神)一样的存在,她像是高远的月亮——冷淡又优雅迷人,可以沐浴她的皎洁月光,却始终难以亲近,无法“在大庭广众之下紧紧相拥,拥抱到让我觉得舒服为止”;而傻乎乎、天真热情的未婚妻Jimmy则是红玫瑰一样的存在,她热情开朗,爱就会说出口,肯为爱的人做出牺牲——放弃学业,跟着领着微薄薪水的老公全国各地到处跑;当然她的家世(百万富翁的女儿)允许她做出这样的牺牲,她爱得起也输得起。她能跟未婚夫在争执的时候,泪流满面而且连声说“我错了,我错了”,让气势汹汹的迈克尔立刻心疼服软,两个人相拥,Jimmy含泪而笑,既傻乎乎的,又让人怜爱——朱利安看得既惊讶又嫌弃。

朱利安使出的几个伎俩,都是仰仗自己对于迈克尔的了解与默契,本以为可以拆散他们,但弄巧成拙地却是将他们的距离拉得更近,见到了他们特有的迥异于自己与迈克尔的相处相爱模式,这是多么地尴尬啊——她开始打电话给Gay蜜,大吼着让他帮自己想想办法——“这个男人爱了我九年,他是属于我的!”。从一开始的自信变得不自信起来。

而乔治给她的建议是“告诉他,你爱他。然后完成你的任务,离开”。朱利安不服气,还要再战。后面的举动,已经让她从神坛上自愿走到地上,并且是匍匐在自己所爱之人的脚下——娶我,爱我,让我给你快乐。这一刻她真的如张爱玲面对胡兰成那样“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。但她心里是欢喜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”,这个死傲娇的女人终于敢于突破自己的自尊,走下他为她建设的神坛“你很有个性,你很有才华,你讨厌俗套、传统、大声说爱,能得到你的爱我受宠若惊,你在我生命中是女神一样的存在”——但朱利安微弱又感情复杂地抗议说:“我变了。”(潜台词是,我以前不爱跳舞,不爱说爱,讨厌婚礼,讨厌传统,讨厌感情外露,但我都变了。我可以变成你喜欢的模样,你拥抱我的时候,我不再推开。)只是改变得太晚了。

朱利安终于在泪光中完成了她的任务——帮助她最好的朋友娶到了最好的新娘。一如乔治所说,告诉他,然后离开。

这部电影击中了傲娇文艺女青年的心——似乎总是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。朱利安是美食专栏作家,讨厌束缚、自由潇洒,她完全属于她自己,不屑其实是不敢去拥有别人以及被别人拥有,也不肯为爱的人做出牺牲。这样的女人,男人只敢欣赏而怯于拥有,因为看起来是难以把控,难以取悦,而实际上这样的女人很好追,很好得到,因为只要你打破自己给她建的神坛——她哪里是什么女神,只能被供起来。在她死傲娇的背后是一颗柔软的心,那颗心同样渴望爱与被爱,渴望归属。但往往在经历很多失去之后,那颗心才能渐渐醒悟到——不要在别人给你造神的过程中添砖加瓦了,在乎、喜欢、爱、嫉妒、愤怒都要说出口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在焉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_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