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

作者:娱乐动态

    四年磨一剑的鸿篇巨制,超豪华的明星阵容,好莱坞式的运作方式,吴宇森式的暴力美学。。。。。。顶着这些名头来势汹汹的《赤壁》也就难免无法跳脱“剥离了这些光环,还剩下些什么”的猜想。
    或许是长久以来大制作影片的空洞,培养了我们既期待又挑剔的心态,时刻准备着,怀揣板砖,蓄势待发。
    诚然,我们对于大制作的把握还无法做到流畅自如,但是也不妨抱着宽宥的心态,这不是纵容,而是一种慈悲,因为对万事万物的理解。
    吴宇森曾说过:“我只是想拍几个朋友的故事。”而这背后本就隐隐透露出一丝悲凉,在这样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,周瑜与诸葛亮都很清楚他们终究难免兵戎相见,那一刻,惺惺相惜之情也只能化作各为其主的忠义。而吴宇森所渴望的是赋予这腥风血雨的年代一丝温暖,虽然短暂,却弥足珍贵。
    在大制作中,主要人物的刻画是永远的败笔。曹操与刘备,这对被历史模糊了真实面目的敌手,在吴宇森手中仍旧没有打破传统的盖棺定论,从这一点看,吴宇森又似乎违背了自己的初衷。刘备的“会做人”在牺牲妻子,保全苍生的壮举中被推到了极致。而曹操则在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得意忘形和歌舞升平的欢闹声中俨然一副“山大王”的模样。相比之下,我还是更喜欢易中天的“枭雄”论,那样的曹操和刘备才更可爱、更立体,更像一个正常的人,俗世的人,有欲望的人。
    以慢镜头展现的杀戮场面,扑面而来的是凛凛的血腥之气,浓烈而厚重。长达十几分钟的“八卦阵”浓缩了几千年来不曾消散的戾气,吴宇森想表达的远远不止悲壮这般简单。
    何为仁,何为义?在这个“纲常已乱”的时代,谁又能给出一份完美的答案。于丹曾经说过:“完美的事物都是假的。”正因此,吴宇森的本意便疏离了道德的批判,然而才情纵横如他也难以做到完美吧。

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_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