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前夫衣锦还乡她想为了孩子回到他身边

作者:天天头条

楚天都市报讯 老婆前夫傍上富婆与她离婚了,她与我这个老实男人再婚了。可是,前夫又与富婆离婚了,衣锦还乡,要求与她复婚,她动心了……

■采写:记者向然

■讲述:源隐

■性别:男

■年龄:39岁

■学历:大专

■职业:工厂管理人员

■时间:12月2日上午

■地点:徐东大街一快餐店

源隐在电话里叹着气说:“我很倒霉……”见面一看,果然是个沮丧的男人。

两个苦命人走到一起

我跟娜葳冷战几个月了,她要离婚,我不同意。

做人要凭良心,当初要结婚可是她天天催天天逼我才同意去拿结婚证的。现在,她前夫发了财回来了,她就要走了。她把我当什么了?难道我这里是收容所?

当初介绍人把娜葳介绍给我的时候,我就感觉不靠谱。她比我小五六岁,人又漂亮,工作也挺好,我一个普通的工人,除了有套房子,别无所长,她看中我什么呢?相比我的冷静,她反倒很热情,见过第一面之后,马上主动约见第二面。我们的关系就在她的主动中向前推进。交往过程中,我渐渐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。她与前夫深潜离婚,是因为深潜在外地工作时跟一个很有钱的离婚女人有了婚外情,深潜本意只是想傍下富婆,哪知道那富婆认了真,非要他离婚娶她,还亲自跑来找娜葳谈判。娜葳气得把老公孩子都扔给了那富婆,自己只要财产。

我反复问娜葳究竟喜欢我什么,她总是说,人好啊,男人人品好才最重要。但我还是觉得不太靠谱,她找我这么普通的男人,会不会有跟前夫赌气的成分呢?觉得前夫太花心,就找个老实本分的。因此,我们同居后我一直不敢跟她去办结婚手续。同居一年多以后,她忍不住了,天天逼我跟她去拿结婚证。我说:“你要想好啊,我是不想再离第二次的。”她不高兴地说:“离婚是什么好事?你不想有第二次,难道我就想?”见她说得如此信誓旦旦,2010年下半年我便跟她去办了正式的结婚手续,我们还办了个简单的婚礼。

我问源隐:“你跟前妻离婚是什么原因?”他叹了口气说:“是因为前妻有了外遇,她嫌我没什么本事,攀了高枝,孩子她也带走了,说是不想让孩子跟着我受苦。我也不恨她,人往高处走嘛。”

前夫回来她心动了

结婚后,娜葳对我倒是挺好。她上班比我轻松些,家务活多半都是她在做,有时我很过意不去,她总是说,男人干男人该干的,女人干女人该干的,你好好追求上进吧。还真被她说着了,去年,我升职进入管理层了,收入大为增加。结婚一周年纪念日那天,我们俩在西餐厅庆祝,她端着一杯红酒跟我干杯,嗲嗲地问我:“老公,你说我是不是旺夫命?”我连连说:“是旺夫,是旺夫。自从娶了你,我就开始走好运了。”她话锋一转说:“哼,那个没良心的家伙,他要是不傍富婆,还跟我在一起,没准现在自己一样发了财。非要去吃别人的软饭吗?”看她咬牙切齿的样子,我心一惊:她一直没忘记前夫呢,有怨有恨也是一种惦记啊。我故意问她:“万一他再回来找你怎么办?”她说:“怎么可能呢,人家吃香的喝辣的过得滋润着呢。”

娜葳提议过,我们俩再要一个孩子,被我否掉了。我说,我们这种情况好像计划生育政策不允许,再说,再添个孩子,经济压力也很大。我现在很后悔,如果我们俩有个孩子,她现在或许不会动摇。

真是天有不测风云,我说的那句假设的话,竟然成真了。娜葳的前夫深潜真的回来了。今年春节后,我就发现娜葳有些不对头,以前我下班回家总是热饭热菜迎接我,现在经常说有事要晚点回来,让我自己弄点吃不用管她。起初我并没在意,但次数多了,不免起疑。难道她有了外遇?应该不会呀,她跟我说过,她恨死那些当第三者拆散别人家庭的女人,既然这样,她自己应该不会去当第三者拆散别人的家庭。有一天,我直截了当地问她,出了什么事,她面带愧色地说:“深潜回武汉发展了,我们偶尔坐一起谈些事,毕竟有孩子……”我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:“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。你现在是不是想报仇,当初那富婆当第三者抢你老公,你现在也想当第三者抢她老公?”

她气得摔门而去。那一夜,她没回来。

后来,我知道了,那晚她是跟深潜在一起。也怪我当时太不冷静了,气头上说话太冲把她气走了。事实上,在那晚之前,她还处于犹豫阶段,没跟深潜发生实质性的接触。

她想离婚我不舍

第二天下班后,娜葳早早回家做了几个我平时爱吃的菜等着我,还给我斟了酒。我的心一下子软了,也不想追究她昨晚去了哪里,如果不是回了娘家,最坏莫过于跟深潜在一起,我想了一夜,也有这个思想准备。

我以为她会求我原谅,没想到,我一口酒下肚,她却说出了这样的话:“我们离婚吧,放我一条生路,我是为了我儿子。”我气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摔了酒杯。娜葳吓得躲到一边,生怕我打她。我怎么可能打她呢,我只是拼命折磨我自己,我边捶桌子边哭边骂:“你们这一家子好歹毒啊,老公在外面傍富婆,搞了富婆的钱就回来再找自己的老婆,老婆不甘寂寞就在家骗我这样的老实男人结婚玩……”

娜葳也哭,一边哭一边讲她和深潜之间的纠纠葛葛。她说,深潜跟那富婆结婚后,那富婆对深潜带去的儿子很不好,而且把深潜当奴才使唤,非常变态,深潜终于下决心与那富婆离婚了,分得一笔财产后,他决定回武汉发展自己的事业。为了儿子,他希望跟娜葳复婚,由娜葳好好带儿子,他一心打拼事业……

无论娜葳哭得多可怜,我都没法理解她,难道为了带儿子就必须跟前夫复婚吗?她儿子完全可以跟我们一起生活呀,深潜付他该付的抚养费就行了,很多离婚家庭不都是这样的吗?我的孩子不也是跟继父在一起生活得好好的吗?

这几个月,我和娜葳一直冷战着,她希望我配合她协议离婚,我就是不同意,我说要离你就去法院起诉,我看你起诉的理由是什么,看你有没有脸说:我前夫发了财回来了,所以我想蹬掉现在的老公。

偶尔,娜葳也以愧疚的心态对我很好,给我做好吃的,买穿的。我知道她也很纠结,既想回到前夫身边,又觉得愧对我。

我问源隐:“你感觉她是真的还爱她前夫,还是为孩子着想?”源隐说:“她对前夫应该没什么爱了,我感觉她对我的爱超过她前夫。可能主要是从经济方面着想,毕竟她前夫比我有钱得多啊,另外孩子也是一个主要因素,她很爱孩子。”

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_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