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欺骗让我成为小三 赢得了胜利终究只是泡影

作者:天天头条

楚天金报讯 倾诉人:陈媄 女 27岁 销售经理

记录人:本报记者叶可

时间:2012年10月28日

地点:徐东销品茂

陈媄眼神灵动,笑意盈人,属于那种过目难忘的美女。坐下来后,她短暂地沉默了一下,说自己不知道从何讲起。“我花了3年时间才打败李政的前妻,成为他的老婆。可刚领完结婚证的那一瞬间,我却后悔了!”

木兰天池初遇

2007年大学毕业后,学电子商务的我签约了一家武汉私企,成了一名销售人员。一去这家企业,偷偷喜欢我、追求我的人就很多,我的上司越思明就是其中之一。

这一年,我们销售部共进了5个新人,三男两女,越思明唯独对我青睐有加。他看我的眼神总热辣辣的,有时,我们部门在开会,他说着说着就不自觉地把身体转到我所在方向,眼睛放在我脸上离不开。直至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,他才突然惊醒。

好在越思明已娶妻生子,而且他这人将事业看得很重,所以,尽管他情不自禁地被我吸引,但对我都是中规中矩的。他是个有一定自制力的人,他会带我去见他的一些重要客户,带我去谈判或者应酬,他也懂得充分利用我的优势公关。在酒酣耳热之际,他也会抚抚我的肩,贴着我耳朵说话什么的。但仅限于此。他为我开小灶,让我学会很多商业谈判上的技巧,我一点也不讨厌他。

2008年春,一个周五的晚上,越思明给我打电话,叫我第二天一起去木兰天池见一个客户。挂电话前,他说了句“你穿牛仔类的休闲衣服特别漂亮”。他的暗示我当然懂,第二天,我穿上一身休闲服。不用想,这个客户对越思明而言肯定很重要。

这位重要客户叫李政。第一眼看到英俊高大的李政,我对他就很有好感。他跟越思明同龄,当时都是三十出头,但越思明圆滑精明,李政却显得温和内敛。同是名校高材生,越思明恨不得把“奸商”两个字顶在额头上,李政却如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。

那一天,我们打了一天的高尔夫球。在李政认真地纠正我握球杆的姿势时,我们手指碰触后对视了一瞬,我感到他原本平静的眼神中掠过一丝少见的慌乱,我也脸红了。

当晚夜游木兰湖,我站在游轮的甲板上发呆,李政从船舱出来走到我身边。湖风徐徐,我们既没说话也没再对视,静静地看着水里的倒影。吃夜宵时,越思明笑着问,“李总至今还单身,何时飞入寻常百姓家?”李政没有否认,也没作答。

爱在大起大落之间

一回武汉,越思明就请我吃饭,我从他志得意满的表情判断,他跟李政的那笔业务肯定谈成了。

一周后,我接到李政给我发的一条邀约短信,我欣然应邀。李政是个很讲情调的人,当晚我们在某高档旋转自助餐厅吃饭。

之后,我跟李政的感情升温非常快。当越思明发现时,李政已倒戈,将他与越思明合作的业务几乎全部搬到我的名下。越思明非常生气,几次在业务例会上对我说话阴阳怪气,但又无可奈何。我这才知道,原来李政跟越思明是高中同学,现在又是生意伙伴,他不便得罪李政。

2009年初,我的业绩已在公司排名前三。这都是李政的功劳,在工作中,他不遗余力地帮我,还给我介绍了很多大客户。

这年春节,公司派了我一个大红包。当晚,我请李政吃饭。微醺后,我们再也没控制住自己,李政把我带回了家——他在南湖附近的一套房子。第二天,当我起床后仔细打量这个屋子,发现它像已经很久没住人似的。我疑惑地问李政,“你一般不在这里住吗?”他犹豫了一下说,“是的,一般都住爸妈家。”

此后,我和李政爱得如火如荼,有时几天都不分开。直到2009年9月底,越思明成功升任销售副总,他的职位由部门副经理接手后,我被提拔成销售部副经理。当我把这个喜讯告诉李政时,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激烈的争吵,还有摔东西的声音,一个女人正大声质问他,为什么要对不起她!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,那个理直气壮的女人令我立刻怀疑自己“被小三”了。

我的直觉没有错。李政确实已婚,他与妻子许冰任职同一家公司。许冰是上海总公司一名高层,李政则在武汉分公司任副总。因工作原因,双方隐婚。许冰事业心很强,他们隔一周才能见面。

知道事情真相后,我真是欲哭无泪,心痛如绞。但好在我跟李政正式交往也才半年多,没到谈婚论嫁、要死要活那一步。我给李政写了封邮件,准备结束这种关系。

邮件是2009年10月3日深夜写的,准备于次日清早8点发出。这是我给所有预存邮件的设置,以便客户可以一大早就能收到我的信。

最失败的“成功”

但10月4日一大早,7点钟不到,我就被一个电话吵醒,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开口就说:“我不是听你解释的,我是来解决问题的。”

我顿时被吓醒,她肯定是许冰。许冰的口气非常强硬,“你不就是喜欢钱吗,我给你!连李政的一切都是我给他的。”我这人是遇强则强,遇弱则弱,我的火气顿时也噌的上来了,我从床上跳起来,忍不住跟她吵成一团。吵完后,我把原本准备在8点发出的邮件取消了。

许冰挂电话前,问我住在什么地方,我挑衅似的把租住屋的住址报给她。10时许,她就驾车带着几名男子赶到了。我从猫眼看到后,连忙发短信给李政。门一开,许冰就冲进来了,她一身职业装,衣发高束,盛气凌人,问我家里哪些东西是李政送的。我气得一一指给她,她就命令她带来的男子拿编织袋装。出租屋里东西本不多,李政其实也没送我什么,但我气得一通乱指,他们几乎把半个出租屋都装进去了!

许冰带着人把几个大编织袋“哗”的一声丢到了小区楼下的垃圾箱,驱车扬长而去。我的眼泪“哗”的一下也下来了,我家门口站满了看热闹的人,我默默关上门,清理房间。

李政当天下午才赶来,看着我狼藉的家,他目瞪口呆。他抱着我一直哭,一直说“对不起”。我内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对他的恨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真是太可怜了,强势蛮不讲理的许冰怎么配得上他?我甚至有种必须解救他出苦海的使命感!

我跟许冰之间的战争已白热化了。过去的3年中,她打电话给我家人、朋友,要他们劝我离开李政,无奈我这人的性格就是喜欢“死磕”。去年底,许冰给我发了条短信,大概说的是“看穿了,挺没意思”,今年元旦,她就不声不响地跟李政把离婚证拿了。李政立即向我求了婚。随后,我跟着李政高高兴兴地去登记结婚,等我刚把结婚证拿到手,就隐隐有些后悔:突然要我去给一个6岁的男孩当后妈,我还真没把握,况且他对我还满怀敌意。

这半年来,我们过得很不好。李政事业很不顺心,他年中考核没过,便想跳槽去其他的公司。新公司本来打算高薪聘用他,但在跟原公司了解情况后,不知为何又放弃了聘用。李政不断地咒骂许冰,认定是许冰在给他“穿小鞋”。但我觉得不是,李政此前有许冰罩着,才能坐上副总,通过这几年的近距离观察和接触,我发现他的个人能力确实不怎么样。慢慢地,我对李政很是失望。

更要命的是,我觉得自己似乎并没那么爱李政。我们现在也常吵架。他爸妈老了,他想把儿子接过来带。但他儿子很恨我,总剪我衣服的扣子,往我鞋子里吐口水,我快被他气疯了。

我现在真的很纠结,想结束这没意思的婚姻。但我要跟他离了,他很可能跟许冰复婚,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一场,到最后还是输了?我不甘心!而且,李政告诉我,他最爱的人就是我,我不能丢下他不管,他对我多少还是有恩的!我到底该怎么办?

爱情不是一场战争

从性格上分析,陈媄是个很好胜的人,以致她把爱情和婚姻也当成事业一般拼了,凡事都要争赢。确如她所说,如果不是许冰激起了她的好斗心,她发现自己“被小三”后,早就跟李政分手了。

时下很流行在感情里用到战争这一说法,比如“男女战争”、“婚姻战争”等。其实,爱情并不是一场战争!如果爱情真是战争,那么双方角力的结果,要么分出胜负,要么难分高下。可惜,在爱情或婚姻里,男女双方只有“双输”或者“双赢”,要么一起幸福,要么一起不快乐。双方角力的结果趋于“一致性”,这怎么会是一场战争呢?

所以陈媄应该把爱情看成是两个人“独自的幸福”,不能因别人抢而不放,也不能因别人不抢了,而觉得没意思。想得到美好的感情,靠的还真不是争强好胜那股子劲儿。

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_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